首页 - 财经资讯 - 抗美援朝战争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

抗美援朝战争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03  分类:财经资讯  作者:dadiao  浏览:15

原标题:抗美援朝战争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响亮的军号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

张艺馨,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



图为义勇军突破临津河时,郑启吹冲锋。

一个军号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出。长33厘米,宽10厘米,金角上到处可见绿色的铜锈,在外观上与其他bug没有区别。一个普通的军号为什么会被列为馆藏一级文物?


郑琦,这个军号的主人,志愿军二等战斗英雄,今年88岁。他于1946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并担任号手。谈起自己心爱的军号,他兴高采烈:“在战争年代,军号就是命令。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时候,我们的官兵们总是害怕苦难和牺牲来完成任务。”


1951年除夕,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前线突破了敌人的“38度防线”,从东海岸到西面的临津河有200多公里。“联合国军”南逃,撤出首尔。英国第29旅的“皇家步枪团”打算夺取首尔以北门户前线的有利地形,以拖延志愿军的行动,掩护“联合国军”主力南下逃亡。


1月2日晚,志愿军39军116师347团接到黎明前占领山谷的任务。其中夺取并守卫康家里南山阵地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了郑启所在的347团志愿军第7连。战斗开始后不久,7连伤亡惨重。占领高地的敌人用密集的火力压制住了志愿军的进攻,英勇的战士们奋勇作战,最终取得了南山阵地。


为了夺回阵地,敌人在坦克和大炮的支援下发动了进攻。因为敌人攻势太猛,不可能修筑工事和掩体。第七连的官兵正躺在冰雪中与敌人战斗。连长李、副连长王凤江、指导员、排长相继牺牲。李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身下的驳壳枪掏出来,递给了当时还不到20岁的郑启。


回忆过去的岁月,郑启的声音依旧洪亮:“共产党员在最困难的时候一定要站出来。”


郑启握着连长交给自己的驳壳枪,愤怒而有力地喊道:“同志们,听我指挥,守住阵地,打败敌人。”他迅速召集全连六名党员,把剩下的十几名士兵分成三组保卫阵地。很快,敌人的迫击炮又开始轰炸,坦克不停地向高地开火。有人建议指挥官应该从后面指挥。郑启没有做,因为刚死的连长管战斗,他要在最前线。他说,共产党员、轻机枪手李稼夫牺牲后被安排接管战斗指挥权。


“上级命令我们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坚守阵地,绝不让敌人跑掉。”郑启回忆说,十几名幸存的士兵连续三次击退了敌人的冲锋。“等子弹打完,手榴弹扔了,我就死在敌人的尸体里搜枪搜弹。”


1月3日下午,敌人发起第七次冲锋。数千枚炮弹雨点般落在阵地上,八辆坦克全部出动。因为他们知道,只有攻下南山阵地,才能跳出志愿军的包围圈。


50米,40米,30米,等到可以看到敌人头盔的时候,郑启下令开火。刹那间,敌人倒下了。但是越来越多的敌人爬到山脊后面,越来越近。战斗到下午5点,一些敌人已经冲到了不到20米外的位置。战士杨占山和爆破手石洪祥打开炸药筒,向敌人扔去。至此,7连的弹药已经完全耗尽。士兵们举起刺刀,怒火中烧,迎接最后一刻。


"滴答,滴答."突然,一个响亮的信号在阵地上空响起,冲过来的敌人愣住了。“也许我被吓到了。我没有


不久之后,红色信号弹在阵地上空升起。“我们的大部队来了!”政祈和其他六名士兵兴奋地欢呼起来。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7连士兵坚守阵地,先后击退了敌营和连级规模的7次进攻,为全团成功发动总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七连荣获“钢铁七连”荣誉称号,全军闻名。


联合国军指挥官李奇微曾形容志愿军的军号是一种可以发出特别刺耳声音的青铜乐器。在战场上,一响,志愿军就像变魔术一样,全都拼命向“联合国军”冲去。


政祈回忆说,他当时抱着人生最后一次吹响号角的想法,用尽全力去吹响那声冲锋。“军号是我军坚决执行命令和严格纪律的外在表现。从小到大,以弱胜强,是我军的精神准则。”


1951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领导机关是郑启基,1953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郑启一等兵荣誉勋章。当他提到参加战争的经历时,郑启仍然充满激情。采访结束时,他以极大的热情对记者说:“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发挥了新中国的国力和军事力量,是打赢弱者,大大增强我们自尊心的榜样。和自信,但别忘了尊严是用流血和牺牲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