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新闻 - 发廊频繁换老板背后可能有一个高智商团队-

发廊频繁换老板背后可能有一个高智商团队-

发布时间:2020-10-02  分类:教育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0

原标题:发廊频繁换老板?背后可能有高智商团队


2018年10月,何女士小区门口的美容院发生意外。这家店是2017年11月左右开业的,是在上一家美容院的基础上新开的。经营不到一年,店内员工突然变脸,老板也变了。小区业主想把充值卡里的钱退给当初办理过充值的老员工,对方解释说老店管理不好,钱都丢了。


想退钱维权的消费者至少有16个,最大的卡填了7万多,最小的有几千元,涉及20多万。怎么办?小区里好像有个女律师。问她。


起初,浙江六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立宏也认为,打官司维权成本太高。建议帮工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或找媒体维权。经过多方协调和维权,门店同意,充值卡内余额仍可使用。但是客户很快发现,如果按照新店给的消费规则,之前充值卡里的钱都会贬值。


这可能是骗局吗?


李立宏存疑,开始深入调查类似案件。在杭州逛了十几家类似的美容院后,她发现换一家美容院的老板可能不像管理不善那么简单,可能是一种恶意敛财的方式。


律师调查发现,至少有16家美容院与



李立宏在网上和相关系统里查了这家美容院,发现并不简单。


这家店的地址是工商注册中的另一家美容院;这家商店的注册地址在另一个地区。不仅如此,当时客户充值的主体是第三方企业和美容院。


听起来有点绕口,简单来说就是:A是工商登记注册的名字,B是店名,收款人是c


这三家店有什么联系吗?一张支票,出乎她的意料。


李立宏通过互联网登录“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国裁判文书网”等平台,通过法院调查协助函从市场监督局获取企业内部档案信息,并查询相关企业法定代表人,导致企业增多。


以上三家企业及其股东关联的美容院至少有16家!位于杭州下城、拱墅、上城、西湖、江干、萧山、滨江区。很多店铺都带有“上”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是亲戚关系。


为了进一步调查核实,李立宏整理了一份注册信息表,花了一个多星期跑完了所有相关店铺。她发现“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很普遍,有几家店注册了A这个名字,但去了注册地,店名是另一个名字。


此外,她还走访了这些被调查的美容院,截至调查之日,其中至少有4家涉及“出走”,引发相关投诉或诉讼,部分店铺因涉嫌价格违法、违规行医、消费者投诉被行政机关查处。


打官司维权


一路上遇到很多困难


至于调查结果,李立宏猜测:这些美容院的目的是发展客户,鼓励客户充值大量预付款,然后通过停业、转账等手段“跑路”。大肆挪用巨额资金,最后异地开店再找客户充值。


已充值2万余元的何女士在听到调查结果后,执意将三家关联企业及法人告上法庭,但诉讼过程一波三折。


”当时我建议消费者:一是要把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作为被告;二是主张涉案企业有主观恶意、欺诈、惩罚性赔偿,即一退三赔;第三,两三个钱多的消费者会联合起诉并向th申请


在的分析和建议下,何女士决定将三家企业和三名法定代表人列为被告。2018年11月,何女士和另一位消费者向法院提起诉讼,但一开始就遇到了问题。


“一个服务合同纠纷涉及六名被告,三名法定代理人列为被告。首先,这些被告需要个人身份信息。”所以何女士只能向法院申请调查函,然后去派出所获取自然人被告的身份信息。


另一个消费者发现刚才起诉好麻烦,赶紧反悔。


何女士在得到被告的身份信息后,再次前往法院立案。立案庭法官认为六名被告有错误,拒绝立案,要求改正。经过多次沟通,立案庭法官最终同意以其中一家公司为被告,另外两家公司为第三人,三名法定代理人不能作为被告。何女士只能听从法院的建议。然而,既定案件被移交给另一个地区法院。一劳永逸,花了几个月才立案。


李立宏得知这一情况后,决定直接介入此案维权,正式接受代理。


2019年5月第一次庭审前,李立宏整理了证据材料,以三家公司和三名法定代理人为共同被告,正式向法院申请追加被告。经过多次沟通,法院最终同意以上述六人作为共同被告。


李立宏坦白说,一个熟悉的法官也向她抱怨过。“法官本人也曾被这样的美容院坑过,最终没有精力去追求。”


一审被告未出庭。法院已经安排了另一场庭审,那是在几个月后的12月。


官司打赢了


但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


对于此案,李立宏动用了代理一年一次的免费诉讼名额和代理的免费公益。“不然何女士一共充值2万多。即使她胜诉,大部分都会付给律师。”


法院正式立案后,涉案美容院态度大变。


“一开始他们无动于衷,说没钱,余款不能退。后来法院立案,两人多次沟通,希望私下调解,但调解金额不尽如人意,难以全部返还。”李立宏说。何女士坚持起诉到底。“不只是几万块钱的事,发廊太狠了。我们想找出背后的原因,想提醒更多的消费者。”


第二次开庭安排在2019年12月25日,距离何女士开始维权已经一年多了。法院举行听证会,并在听证会后主持调解。出于各种原因,何女士最终同意调解,被告退还她23356元,赔偿她损失7644元。


“虽然钱不多,但是赔偿损失还是比较少的。我查了一下,其他合同纠纷调解好像没有这样的赔偿。”李立宏承认,由于各种原因,这件事令人遗憾,许多问题没有调查清楚。他自己收集的一些资料,可能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比如每次美容院收钱,使用的二维码都不是公司账户。钱去哪了?这个账户的主人是幕后主使吗?我们无权查看这些。也许只有公安介入调查才能解开谜团。”


这样的“盈利模式”背后可能有一个高智商团队


李立宏想通过他的代理案例来提醒消费者:在选择预付费消费和充值时,一定要小心不要掉入别人的陷阱。“事故发生后,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普通人要有足够的准备。”


李立宏说,美容院已经抓住了这一点,所以经常照搬“盈利模式”。“这种事情绝不能由一个人来做。背后一定有一个团队,这个团队了解法律的漏洞和现状。是一个高智商的群体,有计划的运作金钱。”


记者采访李立宏后,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输入关键词“美容院”。据发现,仅在2020年,就有48个相关控制


其中一种是消费者用“诚意金”换取美容院的服务,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服务,就可以拿回已付的“诚意金”。美容院会因为很多原因延迟服务,比如美容师短缺、员工休假、美容院装修等。直到商店倒闭,消费者的“诚意金”最终会打到水漂。


记者朱丽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