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新闻 - 我被抢了墙角从剧里删了闲置了“我还没红就被人忘了”-

我被抢了墙角从剧里删了闲置了“我还没红就被人忘了”-

发布时间:2020-09-30  分类:娱乐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3

作者/王雅莉 编辑/郭吉安

前言:


毫无疑问,2020年是值得所有影视从业者铭记的一年。从年初爆发,剧组就停了,现在行业恢复了,演员也复工了。这台巨大的娱乐机器终于又开始运转了。


最近娱乐Capital花了半个多月采访了9位参加《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演员。这些演员中,有的是业内最腰的演员,有的是辉煌过后暂时沉默的演员。今天介绍演员观察的第一部分,记录业内六位腰男演员的跌宕起伏。


感谢演员、温、严子东、接受我们的采访。接下来的两天,娱乐《资本论》也将推出中间和下一部分的演员观察,记录三位才华横溢的演员和行业底层的群体演员。请多加注意。


演员倪虹洁崩溃了。


这是她第一次参加综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节目录制后没多久,没拿下好角色的绝望又来了。节目初期的市场评分阶段,她在被制作方直言商业价值相对较差后,被评为B级。这意味着她将是最后一个选择角色的人。


“综艺节目太可怕了,简直是噩梦时期。我得多吃几面才能过来。我每天都喝人参。”倪虹洁告诉娱乐资本理论。有几次,她甚至想过辞职。在“去了还是让我看别人演我最喜欢的角色,我为什么要一次次接受这样的打击呢?


节目中,将40名演员分为S/A/B三个等级,根据等级选择角色;在项目之外,倪虹洁经常面临这样的竞争,并多次失败。她心里知道,不是她演技不好,而是她不出名。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角色在被任命之前都被仔细研究过,而剧本中充满注释的倪虹洁消失了:这些都没用,何必呢?



倪虹洁《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剧照


倪虹洁的经历是中年演员在这个阶段常见的遭遇。他们一直在演戏,但观众都觉得他们好久不演了;制片人都知道他们,但选角时又多半想不起他们。甚至自己也经常陷入角色扮演路径狭窄、角色重复的困境。随着影视寒冬的到来,他们的处境更加糟糕。


比如娄艺潇,很受倪虹洁等情景喜剧的欢迎,却因为没有流量而屡屡错失好角色;温,电视时代流行的“地方戏主持人”,逐渐被观众遗忘;在剧组长大的郭晓婷,演完《仙剑奇侠传3》之后,接下了所有的古装剧角色;最近领先《三十而已》的严子东直言,“三个月没机会拍,真幸运。”。


形势比人强。从十几年前开始,大家都看电视,反战剧和婆婆剧都在掌权;到五六年前互联网资本进入的时候,流量时代来了;两年前,当税收风暴席卷影视业的时候,古代限制、限薪等政策出台,影视业早已天翻地覆。里面的人被迫跟着行业的大起大落。


就像一个快速上升的电梯按下暂停键。曾经在电梯里翱翔的艺人被迫停下来,有的迷茫,有的悲伤。环顾四周的有,找楼梯的有。腰部演员注定被动,既无法选择市场,也左右不了片方的决定,但他们可以选择走出电梯,踏上台阶。


被仰望的与被遗忘的


2014值得大家铭记。那是流量明星第一年进入时代舞台。吴亦凡和鹿晗相继回国,李易峰以《古剑奇谭》成为热门小众。视频网站开始努力做自己的剧,资本涌入影视行业。


也是在这一年,倪虹洁主演的艺术电影《蓝色骨头》上映。这是她第一次发现演员生涯的魅力。在过去,她从来没有真正热爱过这个职业,即使《武林外传》年她在朱的角落里闪闪发光。她甚至不敢让家人来剧组上课,因为她会紧张,忘记自己说过的话。“我奶奶觉得这个职业是‘玩家’。”


玩了《蓝色骨头》之后,倪虹洁决定好好玩,但是今年她36岁了,舞台中央全是20出头的鲜肉,没有地方给她住。就连同龄的女演员PK,也经常因为名气不够而被淘汰。


文也因为没有流量而被市场遗忘。43岁时,她已经消失了


“我接女主角的戏,投资一般3.4亿。过去可能有5000万到6000万这样的投资,但这些年慢慢变得越来越压缩,越来越压缩。”文告诉娱乐资本理论。这些粗制滥造的小制作,拍摄时间紧张,往往需要五天完成十天的戏,大场面只需要几个人。


温2000年左右刚入行的时候,这种投资少的地方戏还是很有市场的。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传统电视台变得越来越弱。近年来,地方电视台越来越难以维持。文的戏也越来越少了。她必须拥抱视频平台。但是她和另类演员PK几次的时候,平台都没认出她来。“名气,资历,演技,我都不能PK。”


在《浮华背后》中饰演顾的,并没有更好的定位。这个在剧团长大的女生,性格比较内向。2009年,她因在《错爱一生》中扮演奇怪的花树而闻名于世。


因为不想在古代布袋戏中扮演类似的角色,所以选择了取消与唐人影视的合同。在过去的几年里,《演员请就位》里的杨幂、唐嫣、刘诗诗等人都拿到了流量时代的奖金,但她在《演员请就位》里玩了古雅的敏敏格格之后似乎就消失了。当



郭晓婷


被问及是否因为交通拥挤而错过了她最喜欢的角色时,郭晓婷说她已经习惯了。最近几年,她担任女主的戏都在地方台悄无声息地播出,以至于很多人以为她退圈了。


capital的进入,不仅让“流量”成为影视行业的关键词,也提升了大型平台和公司的话语权。没有签约公司的娄艺潇深受感动。“人的平台肯定会架不住自己的人,有时候也很无奈。”“个体户”多年的娄艺潇可以接女主角,但大IP制片公司没有机会。


在圈内公认的交通法下,没有背景没有名气的演员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是很正常的,无论你的演技有多好,资历有多深。


倪虹洁曾经被第一英雄疯狂删除,只是因为他扮演了第一英雄想插上的角色。“我只能告诉他,请,请,不要删除我。或者拉导演半开玩笑,你看他又把我的话删了。”郭晓婷也遇到了投资者临时更换角色的情况,但多亏了导演的支持,他保住了自己的角色。


新人没得选,大部分工作都是熟人推荐的。学表演制作的张海宇一直梦想2012年毕业后成为一名演员,但直到2014年才收到第一部电视剧《《错爱一生》》。这是一个只有20个场景的小角色,大部分都被林雷蒙德扮演的抓捕者捆绑审问。



张海宇宣传《仙剑3》


虽然只有20个场景,但这些场景都与剧情发展有关,用张海宇的话说就是“不好删”。这是他的编剧朋友给他写的。当张海宇第一次得到这个角色时,他没有任何想法,所以他问他的朋友为什么不为自己写更多的游戏。朋友说:“20场不容易。如果给你写的少,还是可以玩的。你给你写多了,别的公司就不推自己人了?”


新人难率先,“老骨头”被市场遗忘。“我不会为了达到所谓的高流量而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她已经接受了自己可能会一直默默无闻拍戏的事实。


高高在上的流量明星吃光了所有行业红利,腰部演员却被迫“消失”。这种畸形环境让他们错失了很多机会,却也逼迫他们一步步改变自身,走出困境。


倪虹洁不再是佛教徒。在过去,她只是想收到很多小众的文学电影。但现在她越来越“现实”。“我特别抵触两个词,一个是艺术电影,一个是黑马。”过去,她为了拍一部文艺片,拍了36个小时的烟幕。她还慷慨地给了可怜的拍摄费用。但是后来她发现这些片子不是没拍出来就是很烂。


先抵达的与后靠岸的制作团队、导演、发行公司、对手演员都要看着一切”,就变得特别‘现实’。因为只有‘现实’才能让你的努力至少看得见。”


像一样,温开始“觉醒”。2018年,她接手了人生中第一部与所谓的流量明星合作的大制作《步步惊心》。剧中她饰演男主角欧欧的继母,是一个不那么讨喜的配角。这是她走出“套子”的第一步。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现在,“能播出”成了她选片子的一个重要标准。



温饰演欧欧的母亲


越来越少的戏迫使她改变主意。整个2018年,


进入《六扇门》剧组的文郑融,就像刚刚进入大观园的刘奶奶。道具很精致,一顶价值百万元以上的皇冠,所有玉器都是真玉。衣服是手绣的,剧本上说喝燕窝,于是剧组拿到了真正的燕窝。“以前我只演女主,很享受那种大家都以你为中心的感觉,但现在想法不同了。”


不想向“心流”低头的郭晓婷也发出了颤音。因为不想拍颤音,和团队吵了几次架,和朋友聊了一晚上,泪流满面。“我还是不明白颤音为什么存在,因为我从来不自拍。一想到对着镜头漫无目的地笑,我就觉得很尴尬。”


和团队分手半年多,郭晓婷终于决定试一试。拍几个短视频从来没有比争取角色更难的事情,虽然有点尴尬。“现在看来演员需要这样来增强大家对你的理解,这让我觉得有点自怜。”


和倪虹洁一样,现在她接手这部剧的时候已经开始考虑市场因素了。在去年的《六扇门》播出中,她在里面扮演了一个陌生的小女孩。一开始公司让她来演这个角色,她拒绝了,后来她接受了。因为这个人物一个人可以装饰两个角,所以还是有突破的空间。



郭晓婷


当郭晓婷迫不及待想扮演自己喜欢的角色时,他会选择读书和旅行。有一次,她跳进一个瀑布,被一个沉重的救生圈淹没了。有几秒钟,她体会到了死亡的感觉。这种体验,以后拍戏的时候应该会用到,她想。


和她一样,她大部分时间选择安顿自己,还有很多演员慢慢落地。当没有合适的剧本时,娄艺潇选择回到她原来的心,演奏她一直热爱的音乐剧。拍完《六扇门》之后,张海宇为了磨练演技,去演了好几年的话剧。他们似乎在影视行业消失了几年,但他们也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变得富有。


“我后悔没有早点出来,还在固执地演着小制作女主,浪费那么多年时间。”


跃迁是无意中发生的。2018年,影视行业遭遇税收地震,资本撤退。不久,限薪令和古代限制相继出台,“演员没机会拍”成了热门话题。


一个制作人告诉娱乐《资本论》说,最近半年,业界没有演员出三千多万,二线电视剧《女2》只出三十万。业内甚至有一种说法,女演员不嫁男演员是因为太穷。


当被问及是否有剧可拍时,最近在《山月不知心底事》在钟晓阳一角领衔的严子东苦笑了一下。“我没事。幸好我最长三个月没拍。”从2018年开始,他发现自己和周围演员的演技约定开始减少,要么是很久没有演技约定,要么是最后有了戏,但是很不合适。



严子东在《玉楼春》玩钟晓阳


娄艺潇,明显感觉环境越来越冷,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她有一个亲密的钢琴家朋友,在上半年几乎完全失业。由于疫情爆发,原定的欧洲之旅被取消了。娄艺潇既会表演又会唱歌,还能参加综艺节目,他觉得自己很幸运。“技能不紧迫,他饿了。”


但像她这样能“在英格兰街头唱歌”、会弹钢琴、会跳舞的全才太少了。大多数演员只能靠得很近。幸运的是,国内疫情很快得到控制。前几天,小月参观象山影视城,有剧组人员明确表示,他知道今年开工的项目有十几个,投资上亿,影视城的剧组每天都在抢风景。



娄艺潇《六扇门》第二季舞台剧照


沉寂了两年多的影视行业终于慢慢恢复了。站出来的与被看见的倪虹洁说。过去交通时代不被重视的“老戏骨”开始流行。但这并不意味着机会更多。未来嗅觉敏锐的演员,今年就觉得时代变了。“泡沫化之后,到手的剧本质量越来越高。”


倪虹洁既想做,同时又想争取机会露脸。“大家只会在戏好的演员里边儿选更火一点的。”


也认为剧少但更好,还有张海宇。“最近找我的书是一个悬疑的话题。我发现大家在工业化水平和逻辑思维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贺菊


“我不想做流量明星,也做不来,但我想做‘流量演员’。”剧本质量的提高也会给真正的好演员更多的机会。扮演过许多优秀配角的倪虹洁感叹道,因为每个角色都被打磨过,即使只有十几个场景,也比原来少了。


虽然演员仍然是被动的职业,而腰上的演员在选择剧本上还是有限制的,但是好的演员在行业脱泡之后终于可以看到了。对他们来说,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正如企鹅影视天翔工作室集群总经理、《三十而已》第二季制作人秋月在节目发布会上所说,不公平才是最大的公平,选择的压力更大。


这个快速上升的电梯按了重启键。这一次,很慢。采访演员张海宇时,娱乐《资本理论》问了一个问题,“你认为你只是在乘电梯上楼,还是想上楼?”


“我去二楼走两步。有电梯坐电梯,没有电梯走楼梯。总而言之,我得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