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热点 - 老年痴呆症患者搜救的救援队长我们多走了一步老人离家更近了一步-

老年痴呆症患者搜救的救援队长我们多走了一步老人离家更近了一步-

发布时间:2020-09-25  分类:社会热点  作者:dadiao  浏览:12

原标题:搜寻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救援队长:我们多走了一步,老人离家更近了一步。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的前一天,苏怡带领的救援志愿者队伍迅速集结,在北京成功找到一名患老年痴呆症的走失老人。


这是苏怡团队第267次搜救老人。自2016年以来,苏怡领导的北京致远应急救援服务中心已成功救治200多名老人。


9月21日,第27届世界老年痴呆症日。中国老年医学会阿尔茨海默病分会与《健康时报》联合发布的《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家庭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超过1000万人,是患者数量最多的国家,占全球痴呆总人口的25%。


“救援队很少关注老人的损失”


新京报:为什么要成立救援队寻找痴呆老人?


苏樱:我奶奶患有老年痴呆症,所以我对它有所了解。2016年初,在车站遇到一位80岁的老人。她拉着我问:“怎么去高家园粮店?”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北京从1993年开始就取消粮店了。后来发现老太太做事没章法,有典型的老年痴呆症症状,就报警,在老人身上找到了家人的电话。联系家人后得知老人失踪4天。


第二天,我和志愿者们谈了这件事。大家都认为如果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走失,家属很难做出系统完整的寻人计划,需要志愿者组织的帮助。2003年,我组织了一支中国民间救援队,召集志愿者救灾。后来发现无论是救援队还是公益组织,对山地灾害和灾害的关注度都比较高,而对失联老人的关注度却很低。我们决定成立一个公益救援队来寻找失踪的老人。


新京报:目前救援队伍的基本情况如何?


苏樱:2017年,北京致远应急救援服务中心正式注册为公益组织。目前有5名全职球员,70名随时可以参加的主力球员,500名志愿者。


我们团队有几大任务:一是安全知识的普及;二是救灾。每当北京或全国发生重大灾害时,我们都会参与救援;第三,365天常态化救助失智患者。


新京报:家人一般怎么联系你?


苏轼:首先,家属可以拨打官方救援电话4006785122,与六大队长手机相关联;其次,我的微信总共有5000个朋友。一些朋友会给我发关于那个失踪老人的信息。我马上联系救援队;最后,我们和很多派出所合作过,警察一接到老人家属报警就会联系我们。


救援队正在查看老人失踪地点的监控录像。图片承蒙回答者


新京报:一般找老人的方法是什么?


苏怡:每当救援队值班队长接到求救电话,他都会把家人给的信息发送到微信群,我们会先初步判断是否出动救援队和救援方案。随后我们会给家属发通知,主要包括两个内容:一是我们的救援行动不会以任何目的、任何形式收取任何费用;二是免责声明,规避救助过程中的法律风险。


救援队分“前”“后”,队员分组行动,每组不超过15人。每隔一段时间,组长就会交接任务。前方队员主要负责现场搜救,包括家属前往派出所监控,了解老人的失联时间、失联方向、行走速度、个人喜好、家庭住址等。最后,我们会根据相关资料判断老人的下落,逐一调查各个地方。两三个后方队员主要负责打印搜索你,安抚家属情绪。


“我们多走一步,老人离家近一步”


新京报:每次搜救多长时间?


苏怡:每次搜救持续48小时以上,平均花费5000元左右,包括伙食补给


苏樱:有一次,一位89岁的老人失踪了11天,我们小组连续寻找了260多个小时。当时团里有个70岁的老兵。为了找到老人,他一天连续走了38公里,第二天就累的掉进医院了。他因病从未参加搜救行动,去年去世。当时我很着急,问他:“为什么一天要走那么多步?”他回复我:“我们再走一步,老人离家近了一步。”


2017年5月,一位90岁老人走失五天。当我们找到他时,老人掉进了建筑垃圾填埋场的人工沼泽,昏迷不醒。后来,在苏醒来之前,他在医院被抢救了四天。如果我们呆到很晚,人们可能会离开。


救援队正在帮助失踪的老人。图片由回答者提供


新京报:帮助老年痴呆症患者有哪些困难?


苏怡:正常人带着想法和目的出门,而老年痴呆症患者漫无目的出门,无法呈现准确的信息,很少和我们说话。患者是“长时记忆保持,短时记忆丧失”,所以送他们回家比较困难。


新京报:目前团队的主要支出和收入是多少?


苏樱:收入主要是做安全培训课程,也做一些企业的应急演练,还有一些公益课程。每门公益课程的收入在1000元左右。团队的费用主要用于成员的技术学习和培训、专职人员的工资和保险、搜救费用、物资采购费用等。


缺钱。我会给当地政府机构上安全课赚点钱,有时候会去找好朋友解决资金周转问题。


“多交流,多拍照,多关注”


新京报:有没有寻求过其他机构的合作和支持?


苏樱:我们也配合学雷锋的出租车团队,会把寻人信息发给100多个队长组,出租车队长会把信息发给司机。


还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合作推出了“送老人回家,从院子开始”的公益行动。每个捐30元的人都可以给老人贴一个二维码。如果你看到一个老人独自走在街上,你可以扫描二维码得到我们的搜救电话和老人的二维码号码,然后我们会联系家人进行搜救。


苏怡的近照。新京报记者郑新·i照片


新京报:一直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


苏轼:我是共产党员,正在实践我的入党宣言;在寻找小说的时候,老人的家人曾经说过:“老人在这里,这个家庭就完整了。老人死了,就没有家了。”这让我觉得我必须继续做下去。


新京报:大众应该如何帮助老年痴呆症患者?


苏樱:事实上,你需要多一点耐心来帮助一个老人快速回家。2018年元旦,一位志愿者去逛街,在东四地下通道发现一位老人坐在地上。经询问,他发现老人是老年痴呆症患者,后来在老人身上找到了家人的联系电话。


作为家庭成员,你要多和老人交流,多给他们拍照。我们曾经找过一个老人,他的家人提供了他十年前身份证的照片,所以很难找到。另外要多跟身边的人说一说我们的老人,比如小区保安,物业人员。希望社会更多关注老年痴呆症患者,更多公益团队加入寻人团队。


新京报见习记者吴才谦实习生王伟编辑王伟


校对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