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新闻 -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这里有太多关于创新和创业的故事了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这里有太多关于创新和创业的故事了

发布时间:2020-08-26  分类:娱乐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3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之际,代理走进这片充满希望的热土——


  在这里,有太多创新创业的故事(深度观察)


1980-2020,这是深圳经济特区破土而出、蓬勃发展的40年。


四十年前,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40年来,深圳经济特区在国家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发挥了重要的窗口和示范作用,深圳人民的生活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值此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之际,本报代理走进这片充满希望的热土,聆听一些长期在深圳工作和生活的普通人讲述他们的生活故事,感受改革开放的强大力量。


老渔人邓金辉——


经济特区给了我新的生活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之初,到处都是建筑工地,村民们跑去运输加工.1981年,渔民村成为中国最早的“万元家庭村”。


夏天很热,海风阵阵。深圳罗湖区渔民村是中国最早的“万户村”。我们的采访从这里开始。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你看到的这些地方可能还是泥塘!”渔人村的老渔人邓金辉,就在村里古色古香的“渔人码头”文化室里。他和五六个老人一起喝茶、看报、看书。“现在村子里每年都有分红,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产业。在“物质富裕”之后,每个人都在追求“精神富裕”说起文化室,渔民村居委会副主任邓金辉非常自豪。


走出文化室,走进0.25平方公里的渔民村。代理找不到小渔村的感觉。一排排小高层建筑,干净宽阔的水泥路,郁郁葱葱的绿化带.这个曾经被遗弃的小渔村现在成了著名的“模范村”。


62岁的邓金辉,肤色黝黑,身体强壮,看上去很年轻。“你觉得我多大了?我不比特区的“年龄”大多少!”他突然大笑起来。说话间,邓金辉把代理带到了他在渔民村社区的家。120平方米的三室两厅宽敞舒适,各种现代家用电器一应俱全。代理试图找到一些渔民生活的痕迹,但什么也没找到。“现在,除了周末钓鱼,生活中几乎没有‘渔夫’的影子。”邓金辉说道。


邓金辉已经搬了很多次家。他回忆说:“每次你搬回家,生活都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改革开放前,邓金辉和大多数普通村民一样,住在土墙瓦房里,漂泊在海上。“出海至少半个月,在船上吃饭和生活。”邓金辉告诉代理,当时他一直认为这可能是他的一生。


随着深圳经济特区的建立,渔民村的春天已经到来。经济特区快速发展,到处都是建筑工地,村民们可以从中找到商机。渔民村很快建立了自己的运输船队。“现在深圳国际贸易大厦和罗湖香格里拉大酒店,很多砖头和沙子都是我们运来的。我们每天都在看着深圳长高。”邓金辉自豪地说道。


虽然这是一种简单的建筑材料运输方式,但市场供不应求。村民们依靠自己的船队将砖块从中山运到深圳出售。一艘船可以装20,000多块砖,赚几千美元。


“那时,我经常要工作到凌晨2点,甚至通宵达旦。大家都赶着去上班,没有完成当天的任务,也没有人下班。”邓金辉说,他的妻子在村里的一家珠宝厂工作,戴上小珠子和亮片做装饰品,然后在香港出售。“虽然又苦又累,但这对夫妇一起努力工作,觉得日子特别有希望。”


经营运输和加工…20世纪80年代初,邓金辉夫妇的年收入超过1万元。1981年,渔民村成为中国著名的“万户村”。第二年,村里建了30多栋两层小楼,邓金辉的家人分到其中一栋。彩色电视机、冰箱、洗衣机和电饭锅都有售


2012年12月8日是渔民难忘的一天。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了渔民村。“在总书记的亲切关怀下,渔民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大步!”邓金辉说,近年来,村里一个430平方米的老人日托服务中心得到了翻修,为村民提供了安全感,还成立了一个粤剧队,开展邻里节日、钓鱼和音乐节等活动,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村民们现在最希望的是总书记能再次来到渔民村,看看今天村里的新变化。”


“经济发展了。我们有几个居委会干部,想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办一个钓鱼节。”邓金辉说,钓鱼节每次持续大约两个小时,村民们会表演他们自己的节目,比如跳舞和唱歌。每个人都想展示自己的才华,一起快乐地排练和表演。


“渔村风光旖旎,绿荫幽静,社区繁华,村寨喜气洋洋,歌颂改革开放……”在裕丰实业公司的一间办公室里,传出了这样一首悠扬的粤语小调,是几个村民为今年的捕鱼节准备的。如今,渔民村的集体资产已经从90年代初的800万元增加到4.8亿元。“渔民村计划全面改善村集体经济和基层治理,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第一示范区’做出贡献。”邓金辉说道。


“漂浮在海上”、“翻身解放”、“春天到渔村”……在蜿蜒350多米的渔民村文化长廊里,精美的青铜浮雕记录着过去和现在的变化。从渔人村向西北望去,深圳的许多标志性建筑,如京基100大厦,直冲云霄。


打工女孩卓卓——


经济特区给了我新的力量


深圳培养了我的生活态度,我敢于斗争,努力工作,通过斗争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遇见齐卓的时候,它被记录在深圳电视台的“城市调查”栏目里。专业的分析、细致的逻辑和冷静的谈话让她很难与20年前的职业女性联系起来。


“深圳培养了我的生活态度,我敢于斗争,努力奔跑,通过斗争改变自己的命运。”坐在代理对面的齐卓,眼里流露出平静和自信。


齐卓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迷恋深圳。她父亲在深圳工作,经常谈起深圳的发展速度、温暖的大海和世界之窗.从那以后,这些零碎的东西就刻在了齐卓的心里,去经济特区成了齐卓的向往。


2000年,这个在中国东北出生长大的女孩一路南下,来到了她向往已久的经济特区。当她第一次来到深圳时,她在北郊龚铭镇的创维电子城找到了一份工作。“大厂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我进来时,我看见许多工人穿着蓝色衣服。他们非常年轻,精力充沛,来自全国各地,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工作。”齐卓说道。


就这样,齐卓得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在创维集团电视工厂的生产部门做统计员。每天,她都要跟进生产进度,协调不同部门之间的工作,比如插件、机芯和整机,并在车间里上下运行。


虽然在心理上已经为工作生活的艰辛做好了准备,但齐卓没有想到的是,他在上班的第一天就忙到了晚上11点。“在我的家乡,每个人都在晚上10点休息,但是这里的人仍然充满活力。”齐卓说,工厂会给加班到晚上的人发额外的餐券,他们可以得到牛奶和面包。“在那段时间里,每个人都互相鼓励。当我遇到晚上加班的同事时,他们会相视一笑,说:“我们一起去拿优惠券吧。”“


”我家乡的日子很舒服,但我更喜欢经济特区的氛围。当我来到深圳,我会为之奋斗!”齐卓说道。


“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新项目开始了,绘图工作需要有人做兼职。我下班后甚至都没吃饭,所以我去镇上买了一本计算机辅助设计(CAD)教材,并自学了一段时间


工作繁忙后,齐卓对新事物保持着好奇心。2012年,她偶然参加了海之梦心理咨询中心组织的体验式沙龙,深受感动。她渴望从事心理咨询师的职业,并开始获得职业资格证书,学习相关知识。


当时,34岁的齐卓没有任何心理基础。她能做到吗?


”起初,我有些犹豫,觉得自己已经过了学习的年龄,但在同一个学习小组里,既有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也有50多岁的高级专业人员。每个人的相互鼓励让我点燃了激情。信心。”齐卓说,从那时到现在,只要有空闲时间,她就会请朋友去图书馆读书学习。“深圳的大多数图书馆都是年轻人在学习收费。当他们迟到时,他们找不到座位。他们只能“对抗”咖啡馆和书籍。正是这种氛围激励你去学习。”齐卓说道。


2014年,36岁的齐卓决定离开创维集团,挑战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看到这个城市在变化中进步,看到我身边的朋友在变化中成长,我也想改变。”齐卓说道。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你不仅要获得资格证书,还要经历长期的实践。2016年,她进入海梦心理咨询中心,开始实习。然而,实习不仅是带薪的,还必须“逆转”学费。


“上半年实习期间,我花了近2万元进行各种理论学习和培训。由于我还没有达到签约条件,在下半年的实习期间,我加大了学习和培训的力度,又花了3万到4万元。”齐卓说,虽然那段时间经济压力和学习压力都很大,但她决心继续前进。


努力工作会有回报。2017年,齐卓通过了海之梦心理咨询中心的考试,正式成为签约心理咨询师,开启了他人生的新篇章。“在深圳,常住人口超过1300万,竞争激烈,许多人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齐卓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齐卓喜欢骑自行车去深圳湾公园,沿着沿海栈道骑行。凉爽的海风吹过,他眼前的建筑高耸入云,附近的公园郁郁葱葱,这让齐卓更加热爱这座城市。“虽然我已经到了中年,但我还是想继续跑步,因为深圳的活力和生机给了我力量,让我努力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企业家周剑——


经济特区给了我一个新的梦想


如果不是深圳,我可能早就放弃了。经济特区鼓励创新,容忍失败的环境和无数同行的创业之路,这让我充满了追求梦想的勇气。”


在见到周剑之前,代理对著名的“机器人爸爸”和他的优秀技术公司很熟悉:在2016年的央视春晚上,由优碧挑选的540个阿尔法机器人集体跳舞;在2018年央视春晚的首场演出中,24只吉姆机器狗惊艳亮相;在2019年央视春晚深圳分社,六个大型人形服务机器人沃克在同一个舞台上与明星们进行比赛。来到育碧,代理期待看到更多新颖的机器人产品。


“这是你必须选择的第一个机器人原型。从技术上来说这没问题,但在大规模生产之前,它已经连续开放了四次,而且失败了。仅这一项就花了1000万元。”第一次见面时,周剑向代理展示了他事业开始时的“痛苦”。在公司的初始阶段,这样的失败打击几乎使最好的选择崩溃。“要不是深圳,我可能早就放弃了。经济特区鼓励创新,容忍失败的环境和无数同行的创业之路,这让我充满了追求梦想的勇气。”


在这次冒险之前,周剑的生活很平静。他出生在上海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大学期间,他获得了第一个德国麦克·鲍尔奖学金去德国学习。完成学业后,他被迈克·鲍尔集团接管。凭借出色的工作能力,周剑在短短四年内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区域经理。2002年,周剑和另外两个合作伙伴建立了工厂,为迈克·威利等制造商定制生产设备,利润可观。他是


开发仿人机器人一直是机器人学者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的梦想。满怀热情进入机器人行业的周剑发现,创业的难度超乎想象。很快,周剑花了2000万元。


“当时,我并不了解融资。我借了钱,拿了房子来筹集资金。我走着走着,发现钱不够,我只能卖掉房子。”从2010年到2012年,周剑借了钱,卖了房子来支持机器人项目,但是投资很大,但是没有收益。当


卖掉第一栋房子时,周剑并没有感到太多痛苦,但他的父母觉得有些不对劲。“我父母当了一辈子老师,现在靠退休工资生活。在他们的概念中,这种抛掷不是做生意。现在他们不得不卖掉房子,这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不可接受。”


来自父母和工厂合作伙伴的压力越来越大,每个人都说服了周剑放弃机器人项目,但周剑仍然坚持并做出了一个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决定:卖掉工厂的股份,卖掉他在深圳购买的所有房地产和汽车,并筹集资金投资机器人项目。年迈的父母看到儿子不听话,一气之下离开深圳回到上海。


“当我在2012年卖掉最后一栋房子时,我感觉很糟糕,我陷入了财务困境,我不得不面对家人和朋友的不理解。”周剑说。


“幸运的是,我并不孤单。”周剑说:“深圳机器人项目的启动团队非常支持我。每个人都同意这个项目已经取得了成功。这一刻停下来真遗憾。所以我们坚持。”


2012年3月31日,优必轩科技公司在深圳南山区香港理工大学工业大学研究楼成立,周剑重组打包后开始运营。那年秋天,为了筹集资金,周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风险投资活动。令他惊讶的是,在刚刚开盘一半的情况下,优碧轩就接连获得了2000万元的天使投资。“当时,我听到投资者说了一句热情的话,‘你已经投资了你所有的财富,我还怕什么?’”周剑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驱使他飞向自己的梦想。


2015年,为了给员工提供一个更好的办公环境,周剑想将公司搬到地理位置优越、租金优惠的南山致远,但这是初创期的最佳选择,在纳税方面不符合入园条件。园区负责人对公司进行了全面的“调查”,认为智能机器人是深圳积极布局的“未来产业”,优秀人才有必要落户在深圳,政府非常重视创新,不是通过发布会议开幕文件,而是通过实施每一项具体行动。”周剑说。


在深圳特区实现梦想的舞台上,优必轩一直在加速运行:自主开发的伺服驱动器诞生了,成本降到了进口产品的十分之几;第一个机器人阿尔法诞生了,接下来是教育机器人吉姆机器人、悟空、商业服务机器人克鲁兹、大型人形服务机器人沃克等.


当工作累了,周剑喜欢透过办公室的窗户往外看。几年前还是老工业区的南山致远,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拥有众多创新企业的高科技工业园区。周剑真切地感受到,一路上,有越来越多的同龄人拥有创新的梦想。


代理通过“窗口”感受巨大的变化


观察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深圳经济特区是最好的“窗口”之一。在过去的40年里,深圳已经从一个拥有3万人口的边陲小镇戏剧性地转变为一个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在这里,老渔夫邓金辉越来越渴望生活,流动女孩齐卓赢得了改变命运的舞台,企业家周剑追逐着创新的梦想.40年不仅带来了不断改善的物质生活,也带来了一种为进步而奋斗的精神和为创新而竞争的生命力。


让代理难忘的是人们对改革开放的深厚感情。在深圳人眼里,改革开放已经深深融入深圳人的血液,成为发展的强大动力。


拿着lea


深圳经济特区为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写下了生动的注脚。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遇到水的时候,我们应该开山修路,架桥修路,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报代理吴李刚葛[编者:王世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