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新闻 - 大量半死不活的电子商务工业园区已经在现场直播基地遍地开花这是过去的一个教训

大量半死不活的电子商务工业园区已经在现场直播基地遍地开花这是过去的一个教训

发布时间:2020-08-24  分类:娱乐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5

直播基地疯长


《中国新闻周刊》 代理/徐天


发布于2020年8月24日晚上8: 00,编号961。一个又一个演播室挂着“直播请勿打扰”的牌子,山东临沂直播基地一天中最忙的时候刚刚开始。


"宝贝,我的鞋子,今天只需要19元,去拿吧!""姐妹们,我的毛衣是棉的,价格马上会变,39元和9元,来!"在临沂各直播基地大大小小的直播室里,成千上万的主持人开始直播,3亿多粉丝争相下单。第二天下午,150万份订单被一个接一个地装在基地里,由物流公司装载,并发往全国各地。山东省临沂市位于沂蒙山区,曾是革命老区。在中国的城市地图上,它只是一个“三线城市”,但它已经发展成为中国北方的一个主要的商品批发贸易城镇,甚至有“北方的临沂,南方的义乌”之称。


经过几年的现场直播,建设现场直播基地已经成为各地争夺版面的新出路,主持人和商家可以在这里选择产品、现场直播和送货。临沂有10个直播基地,每天都欢迎各地商务局派来学习的官员。他们期待着在自己的城市里引入临沂模式,并拥有通宵直播基地的灯光。


三线城市的开拓者


在筹建直播基地之前,新谷(山东)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聂文昌专门考察了中国电子商务氛围最浓的几个城市,即杭州、义乌和广州。各地没有直播基地的先例,也没有办法谈论标准。在这种情况下,他想,他会在临沂取得零突破。


临沂有着与中国其他城市不同的内在优势。它位于山东省的南端,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如果你在北京和上海之间画一条线,临沂将在中心,它可以连接京津冀和长江三角洲。改革开放后,义乌、温州等南方商人北上摆摊。与其他地方相比,临沂没有把他们赶走,而是开辟了一个专营小商品的区域市场。因此,越来越多的商人被吸引到临沂定居。


临沂商城经历了摊位式农业贸易、温室式商业、专业批发市场、商业批发城和现代商业物流城五个发展阶段,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市场集群。30年来,临沂拥有134个专业批发市场,约65,000个店铺和摊位,约300,000名员工。2000多条积载线覆盖了中国所有城市。有句谚语说,如果你在临沂的每一家商店停留1分钟,不吃不喝要花40多天才能逛完所有的市场。临沂人郭峰开了一家妇幼用品生产企业,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南义乌,北临沂”的模式下,四五年前临沂的商店转让费达到了最高点,达到了几十万元。所有的区县都在建设批发市场,每个人都想投身于这个行业,分享其中的一份。然而,2018年前后,随着同质化的反复建设,批发市场的转让费一直在下降,空置率一直在上升。一些市场前后更换了几个运营商,但它们尚未恢复活力。临沂的各行各业都在寻找转型之路,电子商务产业园的运营商是最先探索的。聂文昌和他的团队在2007年开始开淘宝店。后来,他们帮助人们做账户生成操作,并尝试了天猫,JD.com和品多多。2014年前后,该团队转型并专注于运营电子商务工业园区,帮助商家获得流量并降低物流成本。在


的运行过程中,团队关注了直播的新格式。他们在工业园区建了20个直播室来培养本地主持人。2017年,威亚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淘宝网有了一定的直播门槛。聂文昌团队每年允许的锚数量不到10个,获得客户的成本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该团队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并在现场直播平台上设置了测试帐户,如快手、颤音、英科、焦赞、熊猫、贝特


王从事服装批发业务十余年。她在临沂最大的批发市场有一个摊位,和丈夫一起经营。他们的生意一直很好,每天的营业额在3万到5万元之间。2018年夏天,批发市场里有不少商家在现场直播。那时候,看着周围的商家,他们总是在下午设置手机带货直播。他们还在快手平台上加入并开通了号码为“拉拉佳时装秀”的活动。虽然粉丝不多,但直播带来的营业额比线下翻了一番。


批发市场下午5点准时关门。为了方便直播,一个月后,王决定租一个小工作室,网上网下两条腿走路。2018年底,粉丝数量上升至5万人。经过讨论,这对夫妇决定租一个700平方米的工作室,放弃线下工作,专注于现场直播。当王搬出市场时,注意到许多商家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也是在2018年,快手和颤音进入了电子商务领域,快手店在当年年中上线,颤音购物车在年底对外开放。聂文昌回忆《中国新闻周刊》。当时,他们认为阿里电子商务的客户成本已经达到了上限,所以他们建议临沂市商务局改变轨道。经过几次思考,商业局给快手和颤音发了信,并去北京参观。2018年底,临沂选择与快手签订开发合同。此后,临沂自上而下在快手平台上发挥了自己的实力。


截至2019年底,在Case Data收集的城市分布中,临沂在10大快速通道创建者中排名第九,也是前十名中唯一的非一线和二线城市。日常用户排名很高,仅次于北京和哈尔滨。


在这种趋势下,从2018年到2019年,大量临沂本地企业进入了快速直播室。他们往往是从线下或微商转型而来,迫切需要租用一个具有仓储、产品展示和直播室功能的演播室,于是直播基地应运而生。


两种类型的团队成为临沂直播基地的运营商。一个是类似聂文昌的团队,他已经从过去的电子商务产业园运营商变成了直播基地的运营商;另一类经历了巨大的转变,他们过去是批发市场的经营者。顺河母婴用品采购基地负责人贾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起初他们之所以关注直播,只是想把市场上的实体商家改造升级,创造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当时,直播碰巧是电子商务的出口,所以采购基地决定把自己变成一个直播基地。


曾经营妇幼用品生产企业的也加入进来,与贾杭等人一起建了一个直播基地。他们和聂文昌一样困惑。中国没有直播基地。怎么做?标准是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


因此,两个团队都只是迈出了测试水的一小步。聂文昌的团队与顺河家居市场签署了合作协议,将闲置多年的五楼建成直播基地。和贾杭选择先改造顺河母婴用品采购基地顶楼。两个基地均投资1000万元人民币,对消防、电梯、中央空调等硬件设备进行了改造。大部分资金来自两栋大楼的业主。


2019年上半年,这两个名为“直播镇”的直播基地相继开业,分别是聂文昌团队运营的1.4万平方米的顺河直播镇和、贾杭团队运营的1万平方米的顺河母子电子商务直播镇。巧合的是,这两个直播城镇在临沂的高架桥旁隔着马路相对。“直播基地”的“新物种”是什么?


2019年夏天,王馨漪听说顺河母子电子商务直播城开张了,就四处看看。他很快决定搬走工作室。“这里的租金和外面差不多,而且他们也知道直播号码的操作。电子商务相对成熟。”除了把场地租给商家,直播基地还能做什么


账户被冻结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最可怕的是当前的限额。“超级丹”被屏蔽数次后,账号减少,搜索热点变得困难。他们不得不放弃原来的账号,开始新的生活。


超级丹搬进临沂的直播基地后,情况有所好转。“过去,快手就是快手,商人就是商人,没有任何交集。我们都在试图弄清楚如何开玩笑和如何做粉。我们不知道什么是违规。”《超级丹》指出,直播基地起到了中介的作用,这让商家知道了平台的运作规则,知道了什么是可以避免的,什么是平台未来的发展方向,并且不会走弯路,甚至不会跟随平台的方向。


聂文昌记得他的第一次训练是在2018年12月14日,当时临沂市和快手市签订了合作协议,但是直播基地并没有进行翻修和重建。快手派了四五个人来训练。前一天晚上9点,义乌的一群商人在他们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培训的消息,立即连夜开车。共有100人参加了培训,其中至少一半来自全国各地的城市,除了临沂。第二年,聂文昌的团队培训了5万人,每组约400人。在前10期,平台会派人来。在这一过程中,直播基地的运营商也在做自己的账目,总结经验,逐步形成讲师培训团队,讲解平台规则、定向播放、操作技巧、考核维度等。目前,基地的培训是公益性的免费培训,还有额外的费用。价格从20000元到1000元不等。一般来说,三天两夜的训练需要三四千元。顺河母子电子商务网站Live Town的数据分析师陈聪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来孵化器的学生都有账户,粉丝数量基本在1万到10万之间。冷启动期已经过去,他们在进一步的开发中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如粉体快速上升、工程垂直度等,需要对账目进行重新定位。


也有很多“小白”对短视频平台没什么经验。陈聪认为,经过培训,至少90%的人有工作能力,也就是说,他们可以成为主播。然而,在他的回访中,他发现只有不到20%的人选择做主持人,学生们都说他们找不到任何现场直播的产品。


张丹丹,内蒙古人,住在临沂,喜欢每天在社交平台上发美女视频。2019年,她走进直播室,开着玩笑,销售美容产品。一个月来,她每天直播4小时,总共卖出了900张票。看来出货量还不错,但她损失了2万元。


张丹丹总结到《中国新闻周刊》,他被困在供应链中。她不了解上游企业,也找不到物美价廉的商品。以一个美容蛋为例,这个平台的直播价格是29.9元,她当时的购买价格是25元。虽然她说快递的价格是5元不到1公斤,但这个美容蛋的综合成本高达30元,根本赚不到钱,这还不包括选产品、直播和包装的时间成本。


在独自工作了一个月后,张丹丹决定加入直播基地。在临沂的直播基地建立后不久,就得知主播们对供应链的需求就在这里展开了。陈聪指出,中小船锚获得货物的能力往往受到资金、存储空间、团队打包能力等因素的限制。而直播基地的直源挖掘在这些方面有优势,因此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


陈聪以一种售价10元的爆炸性食品为例。如果中小型锚自己购买,数量少,价格高,上游企业可能不愿意交易小订单。基地可以控制大量采购的成本价,然后提供给不同的锚。出售给中小型锚的价格约为10.5元,基础赚取差价;销售给主锚的价格是最低价格,基础值是装运数量。当数量足够大时


据陈聪介绍,这个直播室自疫情爆发以来就一直在义乌购买,共进口了3000个款式,每个型号至少有一打,即12个批次,有些型号甚至需要五打批次。附件上似乎只有三面墙。事实上,已经投资一百万元买了一批,四批已经卖空。对于基层来说,他们的收入仍然是不同的。购买价格低于5元的小饰品以5%的价格出售给主持人,而主持人在直播室的售价通常是12.9元甚至19.9元。


对于中小船锚,供应链是建立起来的,只要有流量,就能实现。下面的问题是,如何控制物流成本?


这也是把零变成整体的问题。一般来说,个人快递的费用是1公斤12元。张丹丹成为主播后,他与物流公司进行了谈判,因为计费量高于社区中的其他用户,价格也降到了1公斤5元。对于直播基地来说,由主持人集合产生的巨大计费量创造了更大的讨价还价空间。


2019年,两个直播基地开放后,物流价格将维持在1公斤4元以内。同年10月,聂文昌的团队接管并运营了一个更大的园区————谷林电子商务技术创新孵化园。由和贾杭团队运营的顺河母子电子商务直播城的范围也从批发市场的五楼扩展到了整个市场。这两个直播基地的面积为10万平方米,里面有很多主持人,每天的总订单量约为30万。


两队再次与物流公司谈判,基地物流价格分别为1公斤1.6元、2公斤2.1元和3公斤2.5元。据郭峰称,该基地每增加0.1元物流费,并收取差价。即便如此,与基地外的物流成本相比,每份订单可节约1元,每天30万份订单可节约快递成本30万元。


从孵化培训到供应链、账户运作、物流系统,目前临沂直播基地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模式,每个环节都可以盈利。一年多前对直播基地的标准感到困惑的贾杭现在可以说出自己的定义:“直播基地必须功能齐全、平台化,是解决直播产业链中所有问题的一站式服务中心。”直播产业链中的任何环节都可以解决您在开发过程中想要解决的任何问题。”


临沂模式可以复制吗?


2020年,受疫情影响,大量行业和产业将会萎缩。


但是聂文昌的行程越来越忙。7月29日,去湖北;8月2日晚,返回临沂;8月4日,威海市及各区商务局来访;8月5日,我去了青岛。办公室每天都会接到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来自其他省、市、区县的电话,各地的要求都是一样的:照搬临沂模式,在本地建一个直播基地。


今年夏天,直播基地成为热门词汇,几家主要的电子商务公司和短视频平台正在加快直播产业带的布局,并在此基础上发展直播产业带基地。根据新名单中编制的中国直播产业带格局,目前正在布局服装产业带的城市包括临沂、青岛、郑州、常熟、杭州、义乌、虎门、广州和沧州。此外,还有一些城市正在规划鞋子、家纺、玉石和其他工业带。


阿里巴巴在今年4月发起的“春雷行动2020”中提议,在全国产业带聚集的各省建设100个淘宝直播产业基地。据娱乐媒体报道,截至7月中旬,快手已登陆中国20个直播产业带基地。除了


平台之外,许多城市还主动规划和建设直播基地。今年3月,广州率先提出建设“直播电子商务名城”。具体实施方案是“1000万”工程,即建设一批直播电子商务产业集群,支持10家具有示范和带动作用的直播机构,培育100家有影响力的电子商务企业


聂文昌和郭峰都表示,找他们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来自其他城市的政府官员,另一类是来自其他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商。合作方式有两种,最常见的是提供一个在当地闲置多年的未完工的建筑,并要求临沂队拿出实力,把它建成直播基地。一般来说,团队可以在三年或五年内免租金的条件下拿走大楼并进行翻修,翻修费用将由业主支付。在未来运营当地直播基地的过程中,当地政府将每年向该团队支付1.2亿元的服务费。


另一种合作模式是在平地上建造高层建筑,即以“直播基地”的理念打造一个全新的商业体。一位受访者指出,这是临沂模式输出中最赚钱的方式。相比之下,直播基地收取的服务费以及供应链和物流费用之间的差额都是“小钱”。


由于电子商务的影响,目前各地商业实体的价格和租金都不在一个较高的水平,甚至出现了价格下降和租赁困难的趋势。然而,如果是一个商业机构,即将建立一个“直播基地”,销售价格将立即上升,并被销售一空。因此,开发商赢得新的土地并继续开发。出口服务的直播基地运营商可以收取10%甚至20%的佣金,一个项目的收入高达2亿元。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人们不相信在传统商业中讲故事。但在现场讲故事,每个人都愿意付出代价。”


在签订合同时,如果签字人是当地政府,他们通常会提出目标要求,例如在某个评估期内要孵化多少锚、要驾驶多少工作、要交付多少包裹。当交通拥挤时,我们还应该考虑特殊产品能给当地带来多少销售额。


以嘉杭为例,不久前,该团队与山东省潍坊市高密市政府及当地知名企业合作,将闲置11年的一栋商业建筑改造成直播基地。该团队承诺,到2020年,将孵化1000名网络红人,创造3000个就业机会,打造100个本土网络红人品牌。从双方的第一次谈判到直播基地的开放只用了53天。


核心问题显而易见。临沂模式可以复制吗?所有城市的直播基地项目能成功吗?


贾杭认为中国大多数地方都可以建立直播基地。他认为临沂模式是一个具有造血功能的闭环模式,只需要引入人和场所。陈聪的观点相似。他说,要培育一个新的直播基地,可以先孵化出大量的垂直直播账户,带来的商品可以是本地特产也可以不是。商品可以直接出口,由临沂总部发货,当地的主播只负责带货。一旦本地垂直直播账户的规模形成,垂直和通用产品的供应链和物流系统将自发形成。


“这个地方的人口,包括电子商务人群,并不那么重要,大多数地方都可以建。当然,商业氛围越浓,孵化就越容易。”贾杭指出,即使是新疆、西藏、青海等省也可以在核心城市设立直播基地,这将促进周边城市直播形式的形成,促进地方特色产品在全国的出口。


郭峰和贾杭团队希望今年在山东16个地级市复制一个超过2万平方米的标准化直播基地。目前,已出口到潍坊高密市、青岛即墨区等地。此外,集宁、聊城、菏泽、淄博等城市的直播基地即将登陆。


聂文昌的观点并不乐观,原因有很多。河南省一个经济发达的小镇找到了他,希望能出口临沂模式。聂文昌的团队计算了他们过去的资本损失,认为这种投入成本不可能由一个镇甚至一个县承担,但至少需要地级市的财力。因此,小组目前不考虑县级直播基地的产量。


即使是在地级市


一些城市人口少,销售人才少,这是制约商品直播的另一个因素。聂文昌指出,要想让《小白》在新的直播基地中崭露头角,最好的改变方式就是培训销售人员和店主。他们对产品有多年的接触和了解,在现场控制和销售方面有经验,转换成本最低。如果你想培训其他人,培训周期和成本会很高。


电子商务产业园的经验


虽然其他省市也在不断寻找,但聂文昌的团队只收到了4个国外项目。在他看来,许多目前正在积极启动的直播基地项目将在明年消失。也许是因为这个地方不适合建工业园,或者是因为没有知识渊博的操作团队。


快手内容创意中心商务总监何浩勋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指出,服务提供商对直播基地的成功至关重要。目前,许多服务提供商只能提供一块土地,“这是没有竞争力的”。


几年前,各地争相建设电子商务工业园。目前直播基地快速扩张背后的隐忧也出现在过去电子商务产业园的发展中。


2018年底,预期产业研究所发布文件称,地方政府热衷于建设各种电子商务工业园,原因有三:第一,他们希望通过建设电子商务工业园来促进地方经济转型,形成新的产业增长点;第二,我希望突破国家对土地开发的限制,发展电子商务产业园,享受电子商务产业的相关政策;第三,希望通过变相建设电子商务产业园来带动房地产及相关产业的发展。


当时中国有100多个电子商务工业园,他们预测到2020年中国将会有500多个电子商务工业园。文章还指出了国内电子商务产业园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例如,以电子商务产业园为核心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尚未形成,电子商务产业链的上下游尚未渗透。产业发展中的物流配套设施建设得不到支持,电子商务服务在运营等各个方面也缺乏。许多工业园区仍处于“地主收租”阶段,对工业园区需要提供的政策和相关服务缺乏基本了解。此外,仍有一些电子商务工业园区需要与当地的经济转型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不确定其自身的特点和优势。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高级分析师张几年前就发出了预警,称至少有一半的电子商务工业园区运营困难,维护能力薄弱。在一些工业园区,做电子商务是羊的头,拿土地是真正的目的。这类工业园区通常由开发商主导,以电子商务的名义从政府手中抢走土地,但大多数工业园区没有电子商务的声音,许多园区用地都建有住宅楼。然而,许多开发商和运营商缺乏经营电子商务工业园的经验,导致许多园区在通过大规模优惠吸引第一批企业后陷入困境。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很多地方都是盲目上马,重复建设,甚至有些城市在一个区有几个电子商务工业园。绝大多数电子商务园区不符合当地地域特色和转型发展的需要,仍处于探索阶段,未能结合当地特色和优势进行创新发展。事实上,电子商务园区已经成为当地经济转型升级的噱头。


当直播基地快速启动时,如何总结过去电子商务产业园发展中面临的问题,避免直播基地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形成标准化的标准是下一步迫切的工作。临沂市蓝山商城管委会工业发展部主任杜庆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临沂市正在起草《中国新闻周刊》,希望进一步规范本地直播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