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新闻 - 新浪采集-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诉讼正在进行惩罚和人应该形成一个联合力量

新浪采集-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诉讼正在进行惩罚和人应该形成一个联合力量

发布时间:2020-08-20  分类:科技新闻  作者:dadiao  浏览:14

保护野生动物公益诉讼在行动



◆打击刑事犯罪与赔偿损失、恢复生态并重



◆切断黑色产品的利益链条,让所有参与者付出代价



◆发挥辐射效应,关注保护野生动物的全过程



◆变刑事或民事思维为惩罚与人,形成合力



□本报代理刘子阳


注重补偿性修复


我真的很后悔,以后再也不会拉网了。 对于你过去所做的,你甚至不会后悔。前不久,福建省三明市明溪县人民检察院对三起非法捕杀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在法庭辩论阶段,处理案件的检察官注重解释法律和推理。三名被告,深明事理,都对非法狩猎破坏了生态资源和公共利益感到遗憾,并表示他们不会重复。


”两年前,这样的案例还是新的。当时,还不清楚如何确定野生动物的价值,以及如何将处理程序联系起来。如今,处理此类公益诉讼案件已成为常态。在预防和控制COVID-19中的肺炎期间,我们处理了五个类似的病例。”明溪县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饶明基说。


近年来,地方检察机关在野生动物保护领域处理了一批典型的公益诉讼案件。COVID-19爆发肺炎后,全国检察机关加大了野生动物保护案件的办案力度,充分发挥公益诉讼的检察职能,通过充分利用检察建议、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包括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支持起诉和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不断加大对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案件的指导和处理力度。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唐在接受《法治日报》 代理采访时表示:“探索和拓展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公益诉讼,是公益诉讼领域之外的一种实践,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社会影响。目前,非法收购、运输、销售野生动物及其产品,非法捕杀野生动物的问题依然严重。尽管有关国家机关一直在加大对它们的控制力度,但它们一再禁止它们。因此,有必要拓展野生动物保护手段,通过公益诉讼来加强保护,这既是及时的,也是必要的。“


加强全流程防护


1月16日,重庆市黔江区人民法院以涉嫌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为由,判处被告人李默昌有期徒刑四个月。这起普通刑事案件引起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副检察长谢的注意。


谢发现,在本案中,虽然李默昌已被判刑,但损害的公共利益并未得到赔偿。针对本案中发现的问题,检察机关依法提起了民事公益诉讼。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所所长卞建林表示,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体现了打击犯罪、赔偿损失和恢复生态并重的理念,强化了维护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的司法保护。检察机关在准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时,应引导和引导公安机关注意收集证据,证明环境公益损害、修复费用和国有财产损失,并应充分发挥自身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必要时可及时委托鉴定或补充鉴定。


避免出现一刀切


如果你不买卖,你就不会杀人。野生动物犯罪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是非法买卖野生动物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今年5月,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宋某某和崂山区一家海鲜宾馆非法买卖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为由,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检察机关认为,三名被告虽然不是直接猎捕者,但他们买卖穿山甲的违法行为与生态环境破坏的结果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应承担连带责任。


“过去,对野生动物缺乏全面的连锁保护。要彻底切断野生动物黑产品的利益链条,所有参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和生态环境的非法行为者都必须付出代价。”青岛市检察院第八检察院第二检察员刘凌云表示,为了贯彻禁止野生动物贸易和保护野生动物的政策,公益诉讼扩大了办案范围,不再局限于狩猎、非法交易、加工和食用野生动物产品等违法活动,实现了对野生动物狩猎、生产、经营和消费的全程保护。


地方检察机关加强对野生动物的全程保护。吉林省白山市检察机关通过向有关行政机关发出检察建议,加强监督,加强野生动物保护的源头防控和制度治理;甘肃省张掖市检察机关在采集、运输、养殖、食用、检验检疫等多个方面开展公益诉讼检察监督;福建省明溪县召开野生动物保护联席会议,督促市场监管、森林公安等部门对县城市场和餐馆进行检查。


”在社会实践中,捕捉、运输、出售、购买和食用野生动物的非法过程经常存在。检察机关在扩大野生动物公益诉讼覆盖面的同时,还应注意公益诉讼的辐射效应,为野生动物提供全程保护。”卞健林说。


唐认为,检察机关办案经验丰富,专业优势巨大,将对野生动物保护的全过程产生积极而深远的社会影响。


010-59000


2019年底至2020年初,浙江省舟山市两级检察机关发现辖区内商户公开买卖海马。舟山检察机关没有全面关闭所有商户,而是积极与行政职能部门沟通,按照分级处理、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查处违法行为,宣传法治。


“商人卖海马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在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涉案商家通过实体店、微信朋友圈、在线商家平台、直播平台等渠道公开销售。卖海马是由于对渔区的传统认识、行政机关对日常普法工作的监督不力以及商人缺乏法律意识等原因造成的。因此,在处理非法商人时,检察院建议行政执法机构将惩罚与教育结合起来。”舟山市人民检察院第五检察室主任米青,


唐认为,要真正解决公益诉讼中存在的问题,还应加强法治建设。在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时,应将其写入检察机关提起的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的内容,并以法律规定予以规范。在此之前,作为一种过渡,检察机关可以启动司法解释的制定过程,明确刑事、民事、行政和公益诉讼检察部门在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中的职责和分工,确保“四大检察院”同时发挥各自的力量,协同工作。[编辑:方家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