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热点 - 首批支援武汉中心医院医疗队长:曾有7名护士晕倒 濒临崩溃也不能撤

首批支援武汉中心医院医疗队长:曾有7名护士晕倒 濒临崩溃也不能撤

发布时间:2020-03-22  分类:社会热点  作者:dadiao  浏览:3

资料来源:《财经》杂志优惠

蔡慧,第一支援武汉中心医院医疗组组长:救护车一个接一个地拉着病人,一个接一个地拉着20多个病人。当时,医院只开了几个病房接纳病人。每个病房只能容纳七八个病人。病人们在被带到病床前必须一个接一个地排队。一名86岁的老人在被送往医院之前死于救护车上。现实是这很残酷。



@

3月18日,在武汉协和医院的心脏手术等候区,医护人员正在给等待治疗的病人量体温。《财经》 x代理Shina/Photo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 《财经》 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 | 《财经》 x代理 信娜编辑 | 王小

武汉市中心医院又失去了一名医务人员。2020年3月20日上午,武汉市伦理委员会中心医院成员刘力因新诊断肺炎死亡。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医务人员确认消息为《财经》 x代理。

到目前为止,武汉市中心医院在新发肺炎疫情中已经失去了五名员工。此前,眼科专家、甲状腺手术部主任姜、眼科副主任梅、和眼科副主任均死于感染。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管理人员告诉 《财经》 x代理,医院感染率高,是无法回避的问题,需要管理层反思。

3月20日,第一支支援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甘肃医疗队离开了坚持了53天53夜的武汉后湖医院地区中心医院,返回了位于武汉市滨江区的基地。李文亮死前在后湖医院,医院的医务人员接管了那里的少数病人,医院的南京路医院也恢复了普通门诊和病房。此时,这家拥有140年历史的医院如何从疫情的严重影响中恢复过来,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截至3月19日,武汉市连续两天新增确诊和疑似病例数为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从3月17日起,3600多名协助湖北的医务人员将分批离开武汉。

甘肃医疗队计划于3月21日离开武汉,返回甘肃。这一刻,医疗队队长蔡辉终于能松一口气。在他们来中国之前,他们或多或少从武汉中心医院的消息中了解到需要支持的:医务人员和李文亮医生的严重感染。

对蔡慧来说,从他1月28日到达武汉的那一刻起,他的脑海里就有一块大石头:如何确保参与支持的医务人员没有感染。

武汉东湖樱花园真的满是樱花,一片片的早期樱花形成了淡粉色的烟雾。近日,樱花园已专门免费向湖北医护人员开放。为了安全起见,甘肃支援队没有去看樱花,最后还是保持谨慎。蔡慧说,“保持好一点,错过一点。”

到目前为止,来自全国各地的3600多名医务人员没有受到新的冠状病毒感染。即使在武汉的中心医院,那里的医务人员曾经是感染最严重的,甘肃医疗队已经完全康复。3月20日,蔡辉接受了 《财经》 x代理专访,详谈他带领137名甘肃支援医护队员在武汉奋战的日子,如何尽最大努力做到了支援队员零感染。

最大压力是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

《财经》 :到达武汉之前,你对武汉的疫情有哪些了解,最担心的是什么?

蔡辉:说实话,从来到这开始,就一直有两个压力,一个是开展医疗工作,另一个是压力是医护人员零感染。

起初,压力对我来说很大。我对环境、病毒浓度和我的团队成员一无所知。

许多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也没有穿防护服。即使你擅长视频练习,它仍然不同于实战,你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工作强度。

我很担心,我最想说的是老同志应该多带些年轻同志。这些婴儿必须受到保护。

《财经》 :你们来武汉后看到的情况,和想象的一样吗?

蔡辉:我们于1月28日乘飞机于下午1点抵达武汉。以前,我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我通过新闻、朋友和同学了解了武汉。但它仍然与我们实际看到的不同。飞机一着陆,整个机场就空了,我们是唯一的团队。那个感觉没有兴奋,是一种肃然。你说沉重不至于,但是空气有点凝重,是真的。

最年轻的运动员只有22岁。球员们多少有些紧张。从机场到车站的一路上,每个人都很少说话,反而更加惊讶。

你可能无法想象在一个大城市里,没有汽车,所有的门窗都关着。这种感觉在我的生活中永远不会被忘记。它就像战场上的士兵。下飞机后,这种感觉非常真实,深入骨髓。当

《财经》 :当时是否已经听说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比较严重?

蔡辉:第一次到达武汉时,市中心的医院很快被指定为医院。我们听说在那之前,许多同事倒下了,许多医务人员被感染了。当我们说我们跌倒了,我们的意思是我们被“击中”,但还没有人死亡。

他周围的同事

队友倒下时,对其他人的冲击力是很大的。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问,“今天怎么没见杨院长”。前面领路的护士很不高兴,回头说,我们杨院长病倒了,隔离了。

我还记得这件事,走在路上,我又要和护士说话,她不理我。从这一点上,他们的感受是可以感受到的。

《财经》 :你第一次去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当时情况如何?

蔡辉:于1月28日下午3: 00到达车站,行李在下午5: 00到达,行李一到达就来不及处理,我和其他队长去了武汉中心医院后湖区,看看我们将来会面临什么样的战场。“我去看了临时隔的休息区。每个人都很繁忙,有事情完全不知道找谁,也不知道去哪个房间,也不知道物资放在哪里。就是到战场的感觉,援兵来了,前线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医院医务部的负责人在现场,但他没有收到总部的正式通知。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安排病房。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

《财经》 :支援队哪天开始接手工作,当时武汉市中心医院院内感染防控改造情况如何?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违反感染预防和控制标准

蔡辉:

这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刚刚结束完国家的培训,我们自己还要进行培训,甚至还没时间认识彼此。1月29日,到达武汉后的第二天,培训将于下午4: 30开始。训练一结束,我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希望那天晚上接管病房,因为病人多了。当时医院正在改造,也是边摸索边改造。说实话,我们都是综合医院,没有很好的感染防控经验。

举个例子,最开始三天(1月28号到1月30号)每天进的门都不一样。

《财经》 :你们是在什么情况下又接手了第二个病区?医疗机构的建筑不是根据传染病医院设计的。因此,没有人能说改革如何能满足条件,而且有许多困难。根据今天这条路径的变化,有一个漏洞,所以医生和病人会交叉,第二天就会调整。

蔡辉:我第一次从最外侧的门进入诊所,第二次换了一个,第三次从前门进入。医院也在不断改善感官控制的途径。这表明当时还没有找到好的传感和控制路径,也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非常紧急的情况。

2月4号左右,第一个病区慢慢收满了,这时医院提出,能不能再接一个病区。

《财经》 :为什么又分出力量去支援武汉协和医院重症病人治疗?我们花了一周的时间整理各种工作和生活,比如日程安排、车辆进出以及团队成员的生活。球员们也达到了稳定的状态。因此,当我们接受第二个病房时,我们非常有信心。

蔡辉:2月7日下午4点多,接到电话,当时武汉处在最难的时候,外面重病病人特别多,需要提高治愈率。所以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定点接诊重症患者,而其他支援队还没到。

我记得送队员去协和西院的时候是,正月十五。吃汤圆的时候,这边一波人吃汤圆,那边一拨人要离开。汤圆是分开吃的。

《财经》 :有的医疗支援队到达武汉后会先停下来两天,制定院感标准,再开始工作,你们当时紧急上岗,对院内感控方面最担心的是什么?

蔡辉:

要有完全独立的通道,门不符合推拉,要换成感应的。硬件的条件如果达不到,提出来是没有用的。

我们录制了一段现场视频。整个视频都是无声的。107名队员把30名队员送到另一个战场去前线。因为重症患者的治疗具有较高的感染风险,并且涉及插管,所以工作强度也较高。

《财经》 :当时防护物资是否够用,有医务人员说物资最紧缺的时候,甚至要用雨衣、塑料袋,支援队有没有遭遇同样困境?

蔡辉:在我们的大军来到武汉中心医院之前,也就是说,在那一年的30号,一名队员第一次跟随国家感染队来到了武汉。他提前与医院沟通,梳理了医院感染的防控措施和管理。在我们来之前,我们已经把它梳理清楚了,可能还有一些小细节需要改进。

刚开始用创可贴贴破损的防护服,把塑料袋套在脚上,这些都遇到过。塑料袋主要是套在脚上,是符合防控标准的。

《财经》 :其实,医护人员在极度劳累,身体透支的情况下,更容易感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在现有条件下完善,例如,如何在隔离区和半隔离区之间放置座椅和物品。进出该区域的人也需要分批进入,以避免病毒过度集中。

在管理休息区时应避免交叉感染。我们肯定会把

蔡辉:中间我们还抽调了30名重症医护人员支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留在中心医院的医生由一天4班变成一天3班,护士倒班也更勤,平均1.5天到2天就要上一个班。

大家都到了身体的极限,感染的风险很大。这时国家刚好出了一个方案,让医护人员调休。刚到的那个晚上(1月28日),我们在会议室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议,分组讨论,并安排了第二天的工作,比如培训和材料盘点。团队中也有很多材料,但是如果发布的话,不会持续一周。

所以我们一到武汉,就清点货物。因为我不知道战线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物资的分配会如何,所以我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财经》 :这个过程应当并不容易。我们所有的行动都符合预防和控制标准,除了防护材料的质量高,质量差,类似于织物的质量。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违反感官控制的原则,应该按照感官控制的标准来做。底线是明确的,不能让玩家面临风险。当

蔡辉:

里面有三个关键点,最早到达,最快速度投入战斗,始终坚守。到达第三和第四周时,每个人显然都处于疲劳状态。七名护士因不同症状和职业暴露而昏厥,如针刺手指和胃痛。条件太多了。

那时,当它真的快要崩溃的时候,绳子不能松开,它必须站起来,不能后退。

《财经》 :现在你们实现了最初的支援目标,支援队全体医护人员也做到了零感染,你觉得这中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海南省已经派出30名医务人员帮助我们换班。我们的情况非常特殊,一个支援小组分成两个地方。后来,在协调下,海南支援队的医务人员被要求替换我们在协和医院的成员。

我们还向中心医院申请将我们接管的两个病房压缩成一个单元,统一安排工作。这样的医务人员可以在一天的工作中休息两三天,工作时休息一下,这样可以减轻体力。此外,如果队员感到不适,将立即进行检查。

蔡辉:

这一晚,我们制定了防止感染的规则。路径怎么走,从哪里进哪里出,在哪里休息等,还规定要两两进入病区,忘了什么彼此互相提个醒,因为大家会慌的。穿衣服慢一点,**服更慢一点,不要急。我们经常说这对我们来说不容易,尤其是对武汉的医务人员来说。我们只战斗了几天,他们已经战斗了很多天。

支持武汉中心医院。2月22日,接近月底的时候,中央医院写了一封感谢信。 《财经》 :作为亲历者,你怎么看这次疫情?看到这个我们非常感动。每个人都很高兴给小组发感谢信。

蔡辉:

病区第一位死亡的病人,我印象很深,是一位86岁的老人。那晚的情况是,急救车一车一车把病人拉过来,一车20多个病人。当时医院只开放几个病区收治病人,每个病区只能住七八个病人,病人得一个一个先排着,再领到病床上。顺利接管病房后的第一个晚上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1月29日,中心医院打算让我们同时接收两个病房。根据实际情况,当天就接到了一个病房。先进入病房熟悉情况,抚平后,再接受病人。同时,请要求医院派一名医生和护士,因为很多事情不明白。首先,保持夜晚。

那天只有五个病人入院,所以我不敢放手。但是那天晚上很重要。一方面,起初一切都很困难。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实战是什么样的,如果我们把我们的经验传递给后面的医务人员,我们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财经》 :期间,最触动你的人或者事是什么?

我们依靠什么来保护我们的球员免受感染?我认为这取决于管理的细节。如果你能前进,关键是实现细节。除了生命保障和心理咨询,最重要的是做好减少玩家恐慌的工作。

蔡辉:

她儿子和我们说,他爸爸在另外一家医院去世了,他不能再接受妈妈也去世。的疫情是残酷的。你可能只看医生和CT扫描,但你看不见。然而,医务人员和病人都能感觉到。

010-59000

这位老人在被带到医院病床前,就这么快死在了救护车上。我不知道病史或情况如何。现实是这样的,非常残酷。

010-59000

010-590002月13日,病房里堆满了床,一位68岁的女士不能进来。她有许多基本疾病,我们非常担心她的病。这位老太太还不知道她的妻子已经去世了。010-59000

我们决定增加一张病床。等了半天,老太太没来,所以我们联系了她的儿子,对方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在等殡仪馆的车把我父亲拖走,然后才能送我母亲去医院。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

幸运的是,老人的治疗效果非常好。他于2月13日住院,2月16日病情好转,2月22日病情稳定。后来,核酸变成阴性,可以出院了。我们去为她送行。这位老太太非常高兴。她说,等等,请你吃饭。那时,她还不知道她的妻子已经去世了。送她上车后,我们大老爷们的眼睛都湿了。